第A4版:副刊
上一期 下一期
首页 | 版面导航 | 标题导航 | 广告刊例 | 进入主站
往期回顾
2020年05月22日
新闻内容
第A4版:副刊
好酒从来似好诗
 作者:刘新宁  浏览次数:197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
  

  假日不远千里前往荆楚,与一文友品酒谈诗。彼此神交既久,又都是热爱文学之人,一见如故之际,自要一醉方休。
  庭中风暖,陌上草熏,在他乡下的老屋前对坐,一瓶当地特产“白云边”放在桌上,腊肉炒青椒、鸡子溜山菇、东坡肉、拌茼蒿……文人都馋,也多是半个厨师,所以有些菜不必让主妇代劳,我们各施手艺,做好后边喝边聊。各自的工作、爱好、经历、天文地理、社会建设、古今名人、文坛典故……把酒话滔滔,心潮逐浪高,虽然有些观点不尽一致,但不妨碍友情和气氛。
  酒逢知己千杯少,一瓶酒很快被喝个差不多,于是话题又转到酒上。文友指着一边的茶壶说:“苏轼说‘从来佳茗似佳人’,你喜欢喝酒,从来佳酿又似何?”我说:“问得好。酒有白、红、黄、啤之分,国外有日韩清酒,西方鸡尾、朗姆等。就是白酒,也有名品和村醪之别。在我看来,白酒有如诗词,清澈醇厚,滋味绵长,几杯下肚,口齿生香,令人陶醉。比如白居易《问刘十九》‘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,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’如此境界焉能不饮。李白‘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劝客尝。金陵子弟来相送,欲行不行各尽觞。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’自然是流水短别意长。曹操‘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……’面对春花秋月、宇宙人生、世事沉浮、盛衰荣辱,思考品鉴之余,岂不全在一杯酒中。杯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人喝的是酒,品的是道呀。”文友笑道:“你是为夸白酒强说道。那些村醪呢?也如诗词吗?”我说:“诗的表现形式是越到后面越宽泛,从四言、五言、七言、排律、歌行,再变而为小令、慢词,再变而为曲,到了明代,明人提出:‘我朝诗让唐,词让宋,曲又让元。庶几《吴歌》《桂枝儿》《罗江怨》《打枣杆》《银绞丝》之类为我明一绝。’这村醪虽有些浑浊,却正如这元曲明歌,下里巴人,俗俚共悦。”
  “至于红酒,则如西方文学和小资篇章,看上去鲜艳雅致,真正是‘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’它度数不如白酒高,但有后劲,正如西方文化,读来虽觉浅淡特别,但余韵悠深,别有风致。和白酒一样,也要慢品才能感知它后面的味道。鸡尾酒、朗姆酒,则如西方中世纪以来的文学作品,《十日谈》《人间喜剧》不正是由精彩章节‘勾兑’的吗。啤酒则如散文,清澄有色、甘洌鲜美、汪洋恣肆,读来痛快,老少皆宜。让人于啜饮之际欣赏着美好,感受着岁月,观照着生活。而且诗词宜读古典,散文应看新鲜,这也符合白酒宜陈,啤酒宜鲜的道理。黄酒则如那些哲理小品,劲不大,但营养丰富,于些许的苦涩中蕴含着幽深的回甜,在雅俗共赏中接受启迪。
  说话间,一瓶白云边已经见底。文友说:“韩寒‘杯中窥人’,你是酒中窥诗,怪不得人们把写作形容为酝酿,看来二者还是有相通之处的。只是美酒饮当微醉,好花看到半开。诗书,一次也不宜读得太多,要细品。”我大笑,“对矣,正是这样。”
  天已黄昏,云霞似锦,几朵野花在不远处摇曳。李白有诗:“两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。”辛弃疾却说:“物无美恶,过则为灾”,“杯再拜,道麾之即去,招则须来。”我们决定停酒换茶,留得几分清醒,再辩诗书滋味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新闻热线:68863815 68319632 邮箱:bbb3815@163.com QQ:34428068 CopyRight 2009-2010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北碚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| 备案号:渝ICP备09011859号